村委会建成啥样 要让村民说了算
  村委会办公楼,到底建多大合适,更多还是属于村民自治的范畴,缺乏明确的规定约束。但这并不意味着想怎么建就能怎么建。至少,它应该与村一级的发展水平和当地“财力”相协调。
  ----------------------------------------------
  记者23日从陕西眉县纪委获悉,眉县纪委就汤峪镇羊仓堡村“豪华办公楼”通报了处理意见,责成镇村采取多种方式力争三年内还清拖欠施工方的60万元,责成管理部门对全县村级“阵地”举债建设、拖欠项目款的项目进行全面整改。(新华社12月24日)
  此前有当地民众向媒体反映,汤峪镇羊仓堡村欠款近200万元,建设“阔气村委会”;盖新楼华而不实,选址不科学;且村里没有工厂、企业,这笔钱短期内很难还清。目前,当地县纪委已调查回应,该工程总体造价133.4万元,目前已支付73万元,包括各级政府部门补助63万元和村干部个人垫付10万元,剩60万元未支付。
  尽管最终核实的造价并未有传闻的那么多,该村委会是否“华而不实”也很难有精确的衡量指标,但当地村民对这座村办公楼有着不同看法,显然是一个事实。从媒体披露的照片来看,仅仅看这座办公楼的外形,确实很难将之与一个有着200多名贫困人口的贫困村建立合理联系。现在,当地纪委部门要求镇、村尽快还清工程欠款,并责成管理部门对全县村级“阵地”举债建设、拖欠项目款的项目进行全面整改,这是一种必要的纠偏,但这座引发民怨的“豪华村委会”从立项到建设,还是有着诸多值得追问之处。
  近年来,随着政府楼堂馆所建设新规的实施,“豪华办公楼”的新闻确实有所淡化。这次案例的特殊之处在于,它属于村级序列,似乎既有的楼堂馆所建设规定并未触及这一级别。换言之,村委会办公楼,到底建多大合适,更多还是属于村民自治的范畴,缺乏明确的规定约束。但这并不意味着想怎么建就能怎么建。至少,它应该与村一级的发展水平和当地“财力”相协调。
  那么,这里就出现了一个程序问题,如此举债建设,虽然有着上级部门的拨款,也获得了立项,但建多大、该不该举债,是否通过了必要的民意程序?从最终的结果来看,当地村民显然是被排除在了“议事”之外。暂且不论其豪华与否,这座举债建设的村委会缺乏民意支撑,是某种基层治理失调的产物。
  另一个与该村委会的豪华程度构成强烈反差的细节是,该村还有着200多人的贫困群体。在精准扶贫的大背景下,在相当部分村民还未脱贫的现实中,建设村委会能不能优先于帮助村民脱贫?进而需要追问的是,建村委会有没有挪用或透支扶贫资源?或许,当地村民对这座办公楼的不满,很大程度上也源自这样一种朴素的推理:若在扶贫和发展经济上,基层干部也有如此气魄和多方筹资的劲头,当地的发展步伐是不是会更快?
  事实上,在以往的一些豪华办公楼案例中,经常出现一种现象:似乎越是贫困地区,越容易出现豪华办公楼。这里面除了制度监督的问题,是否也与某种畸形的主政心态有关,即:越是经济落后,越要靠大楼来体现政绩和“充面子”?此一疑问放到这起事件中,其实也同样成立,当地建豪华村委会,是否也不乏将之作为某种扶贫政绩展示的目的?
  在当前的扶贫和新农村建设过程中,适当改善村委会的条件,也未尝不是精准扶贫的一个方面。但是,拿捏好尺度、平衡好实际需要和民众的心理感受同样重要。这起事件中,村民对于村委会的建设规模、地点、投入等都存在意见,已然超出了合理的限度。有必要认识到,一座超前的办公大楼带来的突兀感是次要的,更重要的影响是,它容易制造一种落差悬殊的对比,拉大基层干部与民众的“心理”距离。这对于基层治理、扶贫等都有害无益。朱昌俊

相关阅读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合作伙伴 服务条款 客服中心 诚聘英才 意见反馈 网站导航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Copyright (c) 2013 子午在线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04417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