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究竟是收银员还是幕后老板
  湖北武汉:深挖细查让主犯现“真身”
  被告人张小红在卖淫场所被现场抓获后,辩称自己仅仅是一名收银员,法院一审以协助组织卖淫罪对其宣告缓刑。检察机关依法提出抗诉后,抓住疑点深挖罪证,将张小红是幕后老板的身份坐实。日前,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法院经重审,采信了检察机关补充收集的全部证据,以组织卖淫罪判处张小红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20万元。
  一起没有老板的协助组织卖淫案
  2016年11月2日凌晨1时许,公安民警在武昌区一卖淫场所内将工作人员张小红、刘景华、柳志斌和10余名卖淫嫖娼人员当场抓获。
  由于当时收集的证据仅能证明张小红为卖淫场所的收银员,刘景华、柳志斌分别负责联系嫖娼人员和看门,2017年2月,公安机关以三人涉嫌协助组织卖淫罪将案件移送审查起诉。武昌区检察院以同样罪名诉至法院后,同年5月5日,法院以协助组织卖淫罪判处刘景华和柳志斌各有期徒刑一年,判处张小红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缓刑二年。
  检察机关认为,张小红并不具有犯罪情节较轻、具有悔罪表现等适用缓刑的条件,一审法院对其量刑不当,遂于5月15日向武汉市中级法院提出抗诉。
  POS机是谁申请开办的
  在武汉市中级法院审理期间,该市检察院承办检察官林江对张小红的身份和在案件中起到的作用产生了怀疑:“此类案件中,收银员往往是重要角色,收的钱到底交给谁了,对于挖出幕后老板至关重要。林江在反复阅卷后,将焦点放在现场查获的POS机上。“POS机究竟是以谁的名义申请开办的?顺着这条线查应该能找到背后主犯。”
  林江与武昌区检察院的办案检察官何伟进行了沟通,两人来到POS机公司调取相关材料。经过比对,他们发现,涉案POS机开户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名字以及绑定银行卡的户名均为“张小红”,不过公司法定代表人的性别显示为“女”。带着疑问,他们又来到银行和工商部门,核实银行卡开户人的详细信息以及POS机开户公司的企业登记档案等。调查结果证实,张小红系冒用他人身份申办的POS机。同时,检察官要求公安机关调取POS机的刷单记录,记录显示:在2016年10月15日至11月1日短短半个月内,刷卡177笔,金额高达18万余元,且该记录与绑定银行卡的资金流转信息一一对应。而且,通过分析银行卡的资金流转情况,检察官发现卡内并无大额资金转到某个固定账户,只有零散的资金进出。“也就是说,张小红并未帮他人代收嫖资,嫖资就是他本人在收取和支出。”张小红系幕后老板的嫌疑越来越大。
  在武汉市检察院的建议下,该市中级法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将该案发回一审法院重审。
  收银员原来就是老板
  重审期间,何伟再次传唤了被取保候审的张小红。讯问中,张小红辩解所有的事情都是一个叫“龙哥”的人所为,与自己无关。
  何伟注意到,张小红随身携带的手机并非此前使用的手机。在依法对这部新手机进行调查后,检察官发现该手机支付宝账号中有大额资金进账,并有向部分卖淫女和张小红妻子的转账记录,且该账号关联的其中一张银行卡就是涉案POS机关联的银行卡。手机App、微信、支付宝中均有大量招嫖信息。此外,短信中还有离开武汉市的内容,即在取保期间,张小红还违反规定离开过武汉。
  在何伟的追问下,张小红最终哑口无言。为防止张小红毁灭证据并逃跑,何伟申请紧急逮捕张小红,得到了批准。
  重审开庭时,张小红依旧编造各种谎言,掩饰自己的罪行。为进一步巩固证据,何伟调取了张小红手机支付宝的相关数据,排除了支付宝在其他设备登录的可能性,并得知支付宝绑定手机号的使用人为张小红的妻子。结合其他证据,张小红收取、使用、支配嫖资的事实得到充分证实,其为卖淫场所老板的身份也被坐实。
  2017年10月31日,法院第二次开庭并经评议后,采信了检察机关收集的全部证据,认定张小红组织卖淫的事实,最终判处张小红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20万元。周晶晶 潘星

相关阅读

关于本网 广告服务 合作伙伴 服务条款 客服中心 诚聘英才 意见反馈 网站导航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Copyright (c) 2013 子午在线 版权所有 粤ICP备13004417号-4